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家里很困难太需要钱

家里很困难太需要钱 - 家里很困难太需要钱

“谢天谢地,刚才你吓死我了。”

“呀,都怨你,我的袜子碰破了,讨厌。”

小刚把车停靠到路边。扭头一看。

“哪碰破了?没有呀。”

“你眼睛是不是有问题呀?你仔细看。”她试探着把脚轻轻抬高,抬到常人
达不到的位置,离小刚的鼻子不到10cm,她的脚趾在他的面庞前戏弄着,一股淡
淡的清香扑鼻而来,很有趣。

她穿的丝袜薄薄的,五个脚趾很整齐,自然流畅地排列在丝袜里。足弓顽皮
地向上拱起,圆滑的足跟下丝袜依然平整洁净,纹路一点也没有变形。

她那洁净白嫩而匀齐的五个脚趾包裹在丝袜里,丝袜前的那一条线与脚趾平
行,涂有透明指甲油的脚趾不住的收缩和张开。

“我看见了,是抽丝了。”小刚用左手慢慢拢过来,小心翼翼地盖在了她温
暖湿润的脚掌上。丝袜与手掌接触的瞬间,仿佛一股强悍的电流击穿了他全身—
—啊,舒服。

透过轻薄的丝袜,能清楚地感受到柔软纤细的足底传来的体温;他用手掌将
全部脚趾紧紧地“含”在手心,揉捏着。

“哦,别揉,痒,……”她俏脸上的红晕像融化了的胭脂一样荡漾开来,一
直蔓延到了耳根。

“我给你重买一双丝袜吧。”

“不用了,就这样吧。”

他可以清晰地看见五个脚趾头在丝袜底上留下的鲜明的渍迹,看见那些脚趾
还不停地在袜子里兴奋地弯曲扭动着,脚趾的每一下活动就会把一股清香的脚味
驱散到小刚的鼻孔里,让他在那种味道中眩晕迷醉。

“你能放开我的脚吗?”

“噢,对不起。我明天给你重买一双丝袜吧。”天啊,他都做了什幺,这是
一个“司机”应该做的吗?幸亏没有别人看到。

“好吧,你去买吧,别买贵的。”她笑时,美丽的大眼睛眼神很是妩媚。

“你和美美是大学同学?”

“不,我和她偶然认识的,不熟。”

小刚然后问她想不想回家,她狡猾的问小刚,不回家你想干什幺?小刚假装
正经的说难得大家这幺谈的来,不如找个地方聊天。美女蒋易扑哧一声笑出来
“到哪儿聊?这幺晚,我可不去你家呦。”眼里闪着异样的光彩。

小刚说当然不会,他早有安排,打手机在一个宾馆予定了一间客房,路上他
买了一些啤酒饮料小吃,聊天吗,总要装一下样子。

一进客房,小刚一把抱住蒋易。

“你干什幺?停手……快些停手……”她显得心慌意乱,双手使劲的想推开
他。

她的脑袋摇摆的躲避着。这种无助的挣扎反而增加了小刚的占有欲,他紧紧
的搂住她,一只手托起她小巧的下颌,把吻印在了她湿润柔软的双唇上。

“嗯……嗯……”她只能从喉间挤出微弱的几声抗议,但立刻就被小刚堵了
回去。小刚用力吸吮着她甘甜的小嘴,很快找着了她的舌尖,他的舌和她的舌缠
在了一起,津液在交流着。

她的双腿踢腾着,腰肢用力扭动着,想把他推开,但一个女子的力量毕竟不
能和猛男相比的!

小刚一边痛饮着她的嘴,一边伸手隔着衣服用力的捏着她充满弹性,滑如凝
脂的双乳,感受着她的肌肤体温,她心跳迅速加快了。他无所顾忌地推揉着,抚
摸着她下身。蒋易的鼻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蒋易还算大方,象征性地挣扎几下后,主动将两条白皙胳膊搂住小刚的脖子
……偎依在小刚怀里,任他抚摸自己的头发,脸蛋,感觉很受用。

“你一身的汗水味,好难闻,先去洗个澡吧。”蒋易拦住了小刚正脱她牛仔
裙的手。

“那咱们一块儿洗个鸳鸯澡吧?”

“讨厌,真坏,你一个人洗吧,我今天已洗过了,我等你。”她脸微泛潮红
了。

在卫生间里,小刚在淋浴喷头下,一边哼着歌,一边仔细地洗涤着身体的每
一处。

“……我们有缘分呀,有缘分!……”

当混身湿淋淋的小刚裹着一条白浴巾,走进屋内。

蒋易就站在他前方两米远的床边,俏生生的呆立着,冲他淡雅一笑。

“脱了吧。”小刚用贪婪的目光在她曼妙的身躯上游走。

她的俏脸腾的绯红了,那鼓鼓的酥胸起伏着,一双美腿不由自主的并的更拢,
两个圆圆的膝盖轻轻的相互摩擦着,似乎紧张的连站都站不稳了。蒋易在他面前
缓慢地一件件地脱去牛仔裙,乳罩,花边内裤。

这一瞬间他的大脑"轰"的响起,几乎就要在极度兴奋中晕倒。一把搂住了
蒋易晶莹如玉的躯体,把她死死的摁倒在了床垫上。

小刚只觉得胸膛挤压住了两团弹力十足的乳房,暴挺的阳具顶在她温暖柔软
的小腹上,鼻端飘来的是一阵阵如麝如兰的淡淡发香。眼前模模糊糊浮现的,是
一张满含羞涩神情的美人俏脸……。

他的心狂跳不已,俯下身发疯似的亲她,热吻雨点般落在她光洁滑腻的面颊
上,他的大嘴覆盖住了那两片娇艳丰润的红唇。

小刚痛饮着她的嘴,舌头撬开她的嘴唇,捕获到她胆小鬼一般缩回的舌头。
他的舌和蒋易的舌缠在了一起,津液在交流着。小刚的舌头敏感地感觉着蒋易舌
头的味道,那是一股淡淡的女性特有的味觉,背后隐藏着一种莫名的甜味……

她的腰肢扭动着,鼻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小猫在叫春。

她大腿根间一丛柔细浓密的阴毛乌黑湿亮,阴唇细嫩外翻,圣洁肉缝是淫湿
紧密。真是没有一点暇疵。

小刚一把握住了这对弹性惊人的肉团。十个指头深深的陷进了双峰里,娇嫩
的乳头登时从指缝间钻了出来,骄傲的上翘挺立。

他用舌尖在她的乳晕上一下一下的划着圆圈,牙齿时轻时重的咬着她的乳头,
然后再用力的吸吮、……

“不要……别……别这样……不要……”她醉乎乎喃喃呻吟着,蓓蕾般的乳
头在他嘴里已然充血膨胀,幽幽的清香若有若无的在他鼻边缭绕。

她喉咙里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压抑含混的娇吟,晕红的俏脸上露出了迷乱的
复杂表情。

他用手在蒋易的两腿间滑动着,摸索着她的阴户,她的阴唇不出所料地湿乎
乎,他把一个手指深深的塞进她湿漉漉的阴道里,手指在里面蠕动的时,她的阴
道又湿滑又紧密,热乎乎的把手指包裹起来。她忍不住低声呻吟出来。

“啊……求你别弄哪里,我好难受。”

“你别给我装样子了,看你下面的小嘴流了那幺多口水。”食指在火热湿润
的里面抽插,每一次食指进攻,她就会轻轻的颤抖一下。

他把美丽诱人的蒋易平躺在床上,把那含羞紧夹的一双修长优美的光滑白腿。
竭力分开一个更大的角度。一手扶摸着她柔软光滑的纤腰,一手调整肉棒的位置,
龟头对正她的阴唇。

大鸡巴在她的肥嫰红润的阴唇里磨擦,弄得她的阴毛、圆润的大腿根都是亮
晶晶的淫水。“小刚用力一挺,只听见”噗叽“一声,肉棒一半插进潮热的小肉
穴里。

“啊……好紧!……”李小刚的被肉棒嫩穴一夹,舒服得浑身一抖,同时用
力将肉棒地往前一挺,又紧又胀地塞满那狭窄紧小的阴道。

“唔……”蒋易疼痛的轻哼一声。微红着脸,侧向一边,缓缓吐了口气,略
带羞怯的微闭着美丽的双眼。

显然她已不是处女,初次不知道赏给哪个男朋友了。

又硬又热的阴茎往一个非常细窄的阴道里塞去。他慢悠悠地往里一寸一寸的
插入,等到完全插入,又慢悠悠地抽出,直到大鸡吧上都是她的淫水后,屁股才
开始一前一后地动着。

“嗯……嗯……嗯……嗯……”蒋易的娥眉紧聚、秋水盈盈、樱唇颤动、一
下下发出淫浪的呻吟声。

他的小腹一下一下的撞击在她白皙的小腹上,肉棒在令人心旷神怡的潮热阴
道里用力冲刺。

李小刚感觉到这位美人的阴道里不住的分泌出滑腻腻的蜜汁,这让他淫性大
起,挺动得越发剧烈起来。

在他的淫笑声中,蒋易被这交合的快感弄得粉脸嫣红,在床上扭腰挺臀,淫
荡的叫唤着,“啊…………啊,啊,啊”

粗长的阴茎在她阴道里不停抽送。阴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顺着动势被带入
带出,他享受这舒服的嫩穴。

蒋易的阴道强力地紧箍、充吸,他的鸡巴。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阴茎交界处
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

“怎麽样?很舒服吧。你感觉到我的大吗?长度够吗?”“看着她那副楚楚
可人的娇姿美态,他更是得势不饶人。

蒋易羞得俏脸通红,芳心娇羞无限,露出欲哭的表情,“你的……真是太粗
了,好硬………顶死我了……我好后悔和你作爱”。

“哈哈……”小刚大笑起来,眼中闪着激动的火花,兴奋的满脸红光。

他缓缓地进出她的身体,慢慢地加快速度,更深入地占有她,令她情不自禁
地随着他的动作摆动她的臀部……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发出淫猥声音。把床铺搞
得都“吱呀、吱呀”地乱响。

“喔哦,喔哦,喔哦,喔哦,喔哦,喔哦,……”

蒋易毫不隐藏她的欢愉感受,也毫不保留地释放她的热情,随着他的律动而
律动,与他一同攀上甜蜜的高峰……蒋易搂着小刚的脖子,用她那性感湿润的双
唇盖住小刚的嘴。两人热烈的接吻。她情不自禁一次又一次地娇吟着,两人肉贴
肉忘情地纠缠一团。

小刚强而有力的攻势令她心脏狂跳,她的双腿紧缠着他的臀部,使尽浑身的
力气配合着他,在一收一放的律动之间,她让他探入自己身体的最深处……在欲
望即将决堤之际,她用力抓着他的背部,指甲掐入他的肌肤。在激情交叉的沸点
中,小刚卖力冲刺,加快速度领着她一起朝狂喜的顶峰迈进……

“啊,啊,啊!……”

小刚感到了她达到了高潮,她的两个乳头因为刺激,呈紫红色的高高挺起。
双腿不住地痉挛,屁股往上挺着。淫水滴滴答答地从阴道里涌出来,顺着他的阴
茎直流下阴囊。他的动作越来越剧烈,她的脸好像喝醉酒似的涨红了,表情十分
亢奋,直觉得滚烫的蜜汁很快流湿了她的整个大腿根。

“啊……啊……啊啊…啊…………啊……”小刚见她那付吃不消的渴媚态,
似乎有了征服者的满足。

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他们疯狂作爱!一开始是小刚主动,一次次地把全身发
烫媚眼如丝的蒋易送上高高的山之巅。后来蒋易来劲头了,优雅地坐到了小刚的
上面,频频挺动着她的雪臀向前迎合着他的肉棒,想要让更深的插入。她迷人的
浪叫越发刺激着小刚,那一夜蒋易让他喷射了三次浓精。

到了清晨,李小刚迷迷糊糊醒来,阳光从厚重的窗帘后倾泄出来,他又闭上
眼,昨夜他玩得太尽兴了,这会儿是又累又乏,连一点力气都没了。

“蒋易……蒋易!”李小刚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喊叫了几声,“她走也不和我
打个招呼?”

李小刚突然看见自己的钱包在桌子上扔着,大张着“嘴巴”。

里面只留了一百元,少了三百元。

“他妈的!她竟偷了老子的钱?!”小刚一下惊醒,睡意全无了。

他看见桌子上放着一张纸,赶紧拿起来一看,很娟秀的字迹。

“亲爱的小刚,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此刻你该知道我是一个什幺样的女孩
子吧。对,我就是你想的那种人。只是我从来不和客人上床,他们总是在洗澡的
时侯,被我拿走他的钱。

在这个喧嚣的世界里有那幺多的遗憾,昨夜,我犯了个错误,我无法抵抗你
的魅力诱惑,你是我前男友之后,第二个拥有过我的男人。如果我不是干这行的,
我想我会深爱上你……

因为我家里很困难太需要钱了,没办法拿了你三百元钱。我不求你原谅我,
你就把我当成“鸡”好了,玩完了以后就忘了我吧。

最后祝你好运!愿我们永不再见面!“

李小刚轻轻走到窗前,从窗帘缝隙看着外面车水马龙,阳光明媚的街道,猛
地把窗护推开冲着外面大喊。

“我们都他妈的是禽兽!!!”